星际大陆粉丝来稿:IPFS+filecoin—我坚守区块链创业的五大理由

源于信任

始于真诚

人生

总要为自己喜欢的事情单纯地疯狂一次

哪怕

熬过漫长寒冬

忍受数月期盼

——题记

在很多人眼里,Filecoin作为与IPFS伴生的杀手锏项目,是挣钱的风口。但出乎绝大多数人的意料。2018年,矿工对Filecoin上线时间的猜想和实际的等待让这个明星项目经历了一次惊险刺激的过山车。但协议与区块链本身带来的科技、社会乃至财富价值,依然让一些人深深着迷。在这一两年,我与IPFS、协议实验室有过很多美妙的“第一次”,这些“第一次”构成了我对它永远坚持的信念。

第一次·看见

第一次知道“IPFS”是在Siacoin的社群里。5G时代,5G网络的速率相比4G提升了百倍以上,传统的云服务已经很难满足超高清视频、虚拟现实(VR)、人工智能、自动驾驶等典型行业应用场景的需要。一个更开放、更安全、更高效、更智能的分布式存储技术的出现已经成为必然,任何一个与之相关的区块链存储项目的出现都会激起一层浪花。所以初遇IPFS时,我并没有很大的触动,反而觉得“星际文件系统”名字起得像“传销”一样。

第一次·陷入

后来进一步了解后发现,其实协议实验室团队的愿景很有野心,同时理论层面确实可以实现。惊讶于“星际”二字可能并非是吹的,IPFS确实可以做到宇宙中跨星球实现。

我对此做了一个设想,假如星际大陆在火星有一个基地,这时火星到地球的沟通是很难的,根据两个星球位置的不同,信号将会耗时4-24分钟的时间从一个星球传输到另一个星球。根据当下最好的情况来推算,我们星际大陆在火星的员工打开电脑尝试访问地球上的一个维基百科页面,页面请求花费4分钟的时间从火星传输到地球,当地球的基站接收到信号后,请求经由地球互联网发送到维基百科服务器,服务器用数毫秒的时间做出回应,然后回应需要再花费4分钟传输回火星。

所以,运气好的你,在火星上访问维基百科的页面需要8分钟;运气不好的你,在火星上访问维基百科的页面需要48分钟。而使用IPFS可以在火星上缓存大部分互联网。

因此,如果某人已经请求了你要下载的页面,它可以直接来自火星上的节点,使该页面的加载速度与地球上的速度一样快。

IPFS的相关技术说明也是一张色香味俱全的大饼,不断地吸引如饥似渴的我。

第一次·相见

做过投资的人都知道判断一个项目的内在价值主要看项目本身和项目团队两个方面。IPFS在项目愿景、项目进程、技术构架上都或多或少超越了其他的存储项目。那么,这样一个伟大的项目背后是怎么样的一支团队呢?很多人都说他们智商很高、很神秘、很爱玩。

起初我只是因为技术问题,与他们邮件交流。在文字的传递中感受到了他们对科学技术深入专研的狂热。我想像这一定是一群智商IQ200的家伙吧,整体茶饭不思地在燃烧自己的脑细胞,发现新大陆,狂笑不止;遇到难题,昼夜不停地演算。不然怎么能想明白时空证明这样的复杂技术呢。

8月,IPFS Lab Day上,我第一次见了邮件中的他们,包括Juan Benet、IPFS和Filecoin的负责人等。跟我想象中没什么差异,都是那么聪慧,智商高,情商也高。但并不是艺术家般不懂生活,沉醉代码。智商越高的人反而越懂得如何调节自己,在快乐中,让工作效率最高。

第一次·悲伤

IPFS是去中心化、点对点的分布式传输协议,目的在于补充甚至替代HTTP。而Filecoin是协议实验室为推动项目发展而设置的激励层。比起IPFS的技术,中国社区对Filecoin的热议程度远比欧美要高,但热情局限于如何获益。项目上线时间决定市场火爆程度。

曾经有人预判2018年6月是上线时间,市场呈现牛市。2018年8月,协议实验室提供季度报告,表示上线乐观时间线为2019年第二三季度,市场瞬间降温,进入寒冬。对于资本来说,无利不起早的现象虽说常见,但对于科技来说,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

我认为我们应该因为协议实验室走“缓慢路线”而骄傲。在这个浮躁的社会,能静下心,为一件事精雕细琢实属难得,何况改变网络这么大的事情。

一个团队的工作效率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所面对的任务,完成一元二次方程和推论黎曼假设的工作效率是不同的。Filecoin的证明部分很难,从白皮书和代码中可以一定程度上领略背后这些人的风采,这些人都是一些坚韧、不愿让步、或多或少还带点完美主义的人。我们想挑战自我、挑战人类智慧的极限,从而创造出划时代的作品,而这个过程注定是艰辛缓慢的。越不懂技术的人要求越多、要求越无理,因为在我们看来,这些东西都是极为简单的。这是认知上的差距。

市场上对项目质疑的直接原因在于价值观的不同,投机者以为不抓紧时间上线,不赶快割韭菜的项目都是傻项目。这是价值观不同导致的出发点不一样,“管你的什么证明代码,能挖就行。”很多人想的是如何赚一票赶紧跑,协议实验室想的却是如何改变世界、创造价值。而投机者并不创造价值。

第一次·愤怒

Filecoin是一个能促进IPFS全球落地的好项目,但被别有用心的人随意利用,就成了骗人的工具。这让我很愤怒。

我无法阻止资金盘、传销盘对Filecoin的曲解和矿机设备的粗制滥造。我能做的是,传递正确消息,与官方加强沟通,制造出高性价比的分布式存储设备。市场爆发时,至少可以让矿工看到何为好产品。

事实上,协议实验室对于生态建设企业,尤其是矿机厂商的接触也非常谨慎,而这正是我欣赏他们的地方。不接受区别对待、不接受差异化共享、避免不必要的信息不对称,这就是协议实验室的公平准则。在我看来,作为以IPFS和Filecoin为基础的生态建设企业的目标一定不能短视,作为公司的领导层眼光要长远。不能被眼前的蝇头小利吸引,要着眼全球布局,保持社区的健康和稳定。尽量保持社区的透明化,维持社区的良性运作,对于不良企业这种害群之马要及时披露和谴责。

为了统一管理中国社区,传递正确的官方消息。2018年年底,协议实验室公开对外招聘中国区负责人,有社区表示这是不了解中国国情的行为,分门别类地列举了一条条看似聪明的分析理由,但在我看来就像是担心饼干被夺的小孩心虚地在哭喊。

中国由于其巨大的人口基数以及高速发展的经济实力已经成为Filecoin全球最有价值的市场之一。协议实验室要招聘一位在中国的代理人理所应当,而且合情合理。自带消极观点,很可能是由于狭隘和天真造成的。自己是个利益至上的人,就认为全世界都是利益至上的;自己手里拿这个锤子,就看谁都像是钉子。把自己身上那一套“没有什么是钱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是钱不够”的理论强加于所有人身上,就像在资本市场中寻求“绝对的”公正一样天真可笑。文化的差异是存在的,困难也是有的,但那就不做了吗?差异越大越要做,因为差异越大就越是证明代理人越重要。病越严重越要去看医生,不是吗?

与IPFS的“第一次”

让我坚信

Ipfs是一个很纯粹的项目

它为了燃烧出更大的价值

为世界先带去可口的“饼干”

愿大家

请珍惜

别再被利益遮盖了双眼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道中自有长盛之法

维护它

相信它

科技从不让人失望

一封来自IPFS爱好者的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