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FS矿工吐槽FIL如“渣男”:不主动、不承诺、不负责

带着“颠覆HTTP协议”的期待,中文名为“星际文件系统”的IPFS协议从2017年火到了2018年初。

这个早在2015年就正式发布的“点对点分布式文件系统”已经在一些媒体和浏览器中得到应用。

去年,IPFS的创始团队Protocol Labs为激励系统Filecoin(FIL)完成2.54亿美元的众筹融资后, 围绕着FIL的区块链炒作市场率先躁动起来,不受控制地发展出一个生态“怪圈”。

挖IPFS的矿机来了,上线FIL的交易所来了,甚至已经有了FIL内盘期货,而Filecoin的主网上线时间至少还得等到明年第2、3季度,官方进展缓慢,低调得近乎消失。

那些购买了矿机的矿工和FIL的投资者们因此陷入这个“怪圈”:有矿机有算力,但无币可挖,矿机闲置一边;有交易所可交易,但无币可提,买来卖去还是数字游戏。

一个看好IPFS的矿工对该项目激励层的进展打趣,“IPFS团队在开发和运营Filecoin时就像个‘渣男’一样,完美呈现了什么叫‘不主动、不拒绝、不承诺、不负责’。”

文|嚯嚯

编辑|文刀

“皇帝不急太监急”的二级市场

“IPFS,未来的互联网基础协议。”

“错过比特币、以太坊,不能再错过IPFS。”

今年年初,IPFS如明星一般耀眼于区块链世界,而它在互联网领域发光的时间则更早。

2014年,IPFS的创始团队Protocol Labs向外界描述,这是一个“面向全球的、点对点的分布式版本文件系统”。

这个被寄望于补充甚至取代目前统治互联网的超文本传输协议(HTTP)的系统,可以让用户寻找到储存在某个地方的内容,而不是一个依赖服务器的网址。

简单点描述一下使用这个协议的好处就是,它的分布式存储方式可以让用户再也不用苦恼于“被404了”。

2015年,IPFS系统正式发布上线,带着一个科幻炫酷的名字“星际文件系统”进入应用阶段。媒体网站D.tube已将视频存储于IPFS网络中,火狐浏览器提供了“IPFS伴侣插件”,可让用户访问文件时摆脱“http域名”的约束。

去年在区块链大热之际,Protocol Labs宣布,将在IPFS协议上构建激励层Filecoin(FIL),通过Token建设一个去中心化的存储市场。8月,FIL开启了众筹,一举拿下了2.54亿美元的融资。

不过,Filecoin做ICO众筹时就设定了门槛,“个人年收入在20万美金或配偶年收入在30万美金,及净资产值100万美金以上的美国公民”才有资格参与众筹。严格的资质审核,让大多国内的币圈投机者无缘参与。

门槛摆在那,国内投资者众筹没得捞。需求造就市场,很快,便有交易所盯上了这块“蛋糕”。

FIL众筹结束三个月后,去年的11月中旬,数字资产交易平台LBank首度开放Filecoin交易。随后的四个月内,FIL价格从0.00063BTC攀升至0.0029BTC,涨幅高达360%。

手上没币,交易所先玩起所谓的内盘交易,声称在官方代币发放后,将及时开放充值提现,以此满足投资者的投资需求。今年1月10日,另一家交易所Gate.io也推出了自己的“FIL内盘交易”。6月,数字货币交易所Top.one加以效仿。

截至发稿日(9月29日),LBank的FIL报价23.72元,Gate.io报价35.16元,Top.one报价32.15元。目前这三家交易所的FIL价格各有不同,差价最高者达48.2%。

作为IPFS生态社区成员,瑞狐IPFS社区联合创始人国强早有担忧,“目前交易所卖的都是期货币,背后没有对应的官方FIL。”他总是提醒投资者,交易时应注意风险。

另一名参与到FIL众筹的投资者谢锦斌表达了类似看法,他的另一层身份是“Filecoin.cn中国社区”(前FilecoinAsia社区)创始人,“目前FIL主网都没有上线,所以不存在可以交易的FIL。”这个网名“谢大炮”的比特币早期矿工,不愿过多评价有关FIL在交易所内盘交易的事情。

值得一提的是,FIL当初在CoinList平台众筹时,通过资质审核的投资者会收到一份来自官方的协议SAFT,该协议中注明了投资金额、购买数量和价格、代币释放时间和规则、退款机制等事项,明确指出2022年7月如果主网还没上线,投资者可获得退款。

谢大炮强调,官方的退款机制只适用于在CoinList参与众筹的投资者。也就是说,在交易所购买FIL内盘的用户,资产无法得到官方的退款机制保护。不过他也表示,“FIL主网预计2019年上线,项目方基本不会违约。”

但即便项目的脚步再快,投资者真正拿到币也得是一年后的事了。

矿工手握IPFS矿机无币可挖

采用“时空证明共识机制(Proof of Spacetime)”的Filecoin,以一段时间内矿工存储的特定数据来计算工作量,因此,矿工的算力相当于硬盘的储存量。

从去年8月众筹以来,FIL除了引起交易所的热情外,也吸引了矿圈的关注。大半年的时间里,数十家打着“IPFS挖矿”标签的矿机服务商出现在市场上,生产出的IPFS矿机采用的均是“硬盘挖矿”的方式。

根据公众号“IPFS矿工俱乐部”统计,目前市面上主流的IPFS矿机有十种,这些矿机服务商以“可挖FIL”为宣传点,争相推出利维坦P1矿机、玛雅矿机H2、蜂鸟H1矿机等等。

国内各种品牌的IPFS矿机热销,而FIL官方从未公布过主网上线的具体日期,矿工购买的矿机因此处于闲置状态。

今年3月,郝亮(化名)买了一台“IPFS星际矿机F1”,厂商号称“只需插上网线,就可开启傻瓜模式挖Filecoin”。矿机到手后,郝亮眼巴巴等着挖FIL,却不断被客服告知,由于FIL主网推迟上线,用户可自行先挖Storj币。

“挖Storj,我一天连包榨菜的钱也赚不到。”他吐槽,客服一开始承诺的“快速回本”根本不存在,这款矿机在宣传之初,以“轻松赚取Filecoin代币”的噱头推广,而他并不清楚FIL主网上线的具体时间,“我买矿机时花了5080元,现在无法挖FIL,就等于花5000多块买了6T硬盘内存。”

截至发稿日,蜂巢财经曾多次联系星际矿机客服,对方均未予答复,而这款矿机目前仍在其官网上架,介绍中没有任何关于FIL上线时间方面的提示。

数据库开发工程师董天一表示,主网不上线,就无法测试矿机的挖矿效率。他提醒投资者不要轻易相信各大厂商标榜的回本时间。

问题不只是挖矿效率和回本周期,瑞狐IPFS社区联合创始人国强指出,主网没上线,各种品牌的硬盘矿机层出不穷,很可能一大部分针对Filecoin的矿机因为不兼容系统而无法使用。

谢大炮也提示矿工,可以在年底FIL测试网络上线时,再去根据实际情况评估后购买IPFS矿机,“因为变数很大,资金投入过早,相应承担的风险也会变大。”

8月28日,Filecoin团队的公告中提醒矿机投资者,在官方发布正式挖矿规则前,不要购买任何特定的IPFS矿机,“我们尚未发布针对FIL矿机的配置规则,因此市面上的IPFS矿机可能会变得不理想,或存在不必要复杂性。”

主网明年有望上线 “拿币”仍需等一年

与投资者、交易所、矿圈的热切期望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低调到尘埃里”的Filecoin官方。

过去的一年时间,Filecoin的官方博客也只一共发布了3篇文章,官方团队只公布了一个推特账号,便再无组建任何社区。

在2018年元旦发布了2017年4季度进展报告后,Filecoin 官方的信息在公众视野消失了半年。

7月上旬,Filecoin团队在柏林召开了开发者会议;之后,8月1日、2日两天,团队在旧金山又组织了一个IPFS峰会。然而,这两次会议也未进行大规模宣传,网络上与此相关的消息并不多见。

一名投资了IPFS矿机的矿工倍感无奈,“我是看好FIL的,毕竟已经有了‘星际’这个投入应用的底层系统,可IPFS研发Filecoin的团队真的是太佛系了,众筹完了,进展慢吞吞,生态各方反而急的不行,一些举着IPFS大旗瞎搞的人就来了,官方除了偶尔告知下风险,也不做过多表态。”

该矿工打趣,IPFS官方在Filecoin的项目开发和运营上表现得像个“渣男”一样,“完美呈现了什么叫‘不主动,不拒绝,不承诺,不负责’。”

相比远在美国的创始团队之“佛系”,IPFS在国内却是另一番热闹景象。在百度检索“IPFS”相关资讯时,搜索结果显示,大约有15400篇有关IPFS的文章。而IPFS技术爱好者也组建起了自己的社区。

“目前国内的所有IPFS社区都是自发成立的,”谈起组建社区的初衷,谢大炮说,币圈这段时间的注意力都在公链之争上,对IPFS和Filecoin认识其实是不够的,“所以我们建社区主要目的是为了‘布道’,当然也看好IPFS的发展前景。”

8月28日,Filecoin终于再次发声,宣布在2019年2、3季度将根据测试网络运行的情况上线主网。

这意味着众筹后等待了一年时间的投资者,还需多等一年才能拿到属于自己的FIL。而那些购买了第三方矿机的用户,还需面临一年的挖矿空窗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