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舞阳县太尉镇贪腐村官缘何如此嚣张

河南舞阳县太尉镇贪腐村官缘何如此嚣张

【本网河南讯:蒋诗婳  柳珍艳】近日,本网不断接到河南省舞阳县太尉镇朱埠口村众多群众读者反映,该村党支部书记朱某胜在担任村委主任和村党支部书记其间,利用职务便利大肆侵吞扶贫危房改造资金、把持基层政权、毁坏耕地、垄断村工程建设、贪污补助款项等众多违纪、违规、违法问题。

2018年6月19日,针对朱埠口村党支部书记朱某胜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该村有正义感的群众纷纷向舞阳县纪监委反映,县纪委工作人员接到举报材料回复:“三个月内进行调查处理!”快到三个月的时候,又被告知六个月内处理,后来干脆推到太尉镇进行调查。

朱埠口村群众又找到太尉镇党委书记赵某略进行反映,反映几次后赵某略书记又将该问题推给该镇纪委书记王某兴,经过几次扯皮,群众反映的问题一点也没调查落实。

2019年3月12日,该村党支部书记朱某胜违规、违纪、违法的问题被媒体曝光后,引起太尉镇人民的强烈反响。

太尉镇党委书记赵某略同志这下慌了神,立即假惺惺的约见举报群众询问详情,并假装要严查朱某胜的违规、违纪、违法的问题,并表态一但查实决不姑息。当天组织相关部门人员召开会议,研究部署,并成立调查小组进驻朱埠口村展开调查工作。  

实际上这一切都是假象,就拿朱某胜支部书记违反《国土资源管理法》毁坏耕地10余亩进行幼儿园建设的事情吧,其改变了土地使用性质,那是明摆着呢!还用调查吗?

再比如危房改造,为了利益最大化朱某胜支部书记用少量资金将村中数家没人居住的房屋进行了简单改造,做面子工程骗取大量危房改造资金,一走进院中荒草半腰深,而确实需要改造的村民危房其反而置之不理。这一切都在那摆着呢,还用调查吗?

太尉镇政府调查组,在调查朱某胜支部书记问题时,本应该先暂停其职务工作,等待调查结果。

但实际情况却不是这样,镇党委书记赵某略和村党支部书记朱某胜利用职务便利对检举揭发群众进行极力打压。

2019年3月14日朱某胜支部书记将其曾经敲诈、盘剥过的村民朱某通知到其违法占地修建的幼儿园,采用恐吓、威逼、利诱的手段打压朱某,不让其向调查组说实话和举证。在镇调查组调查期间,朱某胜支部书记开车将朱某拉到镇纪委,朱某胜亲自逼迫朱某作伪证证明其清白,当天朱某胜退还盘剥朱某的扶贫补贴款1500元。没想到朱某在其不注意时还是向镇纪委如实反映了情况,不想这些情况朱某胜支部书记竟然马上知道了。在朱某回家的路上,朱支部书记开车追上了朱某,又硬塞给朱某500元钱,将朱某又拉回镇纪委。这样太尉镇纪委落实一件朱某举报的事情,被举报人朱某胜要亲自过目同意才行,太尉镇纪委这样办案在全国也算奇葩了!

2019年3月15日,朱埠口村村民白永坤在莲花镇某村看戏,朱支部书记火急火燎的将白永坤接回朱埠口村,将贪污白永坤的赃款6000元退回给白永坤,并教白永坤如何串供。并在全村党员大会上逼迫白永坤下跪,替朱某胜辩白。

朱埠口村村民沙某在这次调查中如实向太尉镇纪委反映了朱支部书记的问题,太尉镇纪委工作人员没认真执行党的秘密条例,将该情况透漏给了被调查人朱某胜支部书记。朱支部书记知道后如热锅上的蚂蚁,惶惶不可终日,在沙某去买药的路上被朱某胜和其儿子截住,将沙某用车拉到沙亲戚家劝说。又将沙某拉到太尉镇纪委,让沙某对自己举报的事实进行翻供,沙某拒不服从,朱支部书记就不让沙某走,无奈之下沙翻供了事。

回到家后,沙某十分生气又写了一份举报材料,要向舞阳县纪委递交,朱某胜支部书记又开车来到沙某家将贪污盘剥沙某的赃款退还。又将沙某用车拉到漯河市一宾馆住下,进行实质性的软禁达数天避免纪委进一步调查。

2019年3月16日,太尉镇党委书记赵某略派人对向上级纪检部门举报朱某胜支部书记的四名群众进行单独审问。3月17日,赵书记又派人到数名受到朱某胜盘剥的受害人家中,以其他名义进行恐吓。

在太尉镇纪委调查朱某胜支部书记期间,每次都是朱某胜支部书记打电话通知举报人,安排好后,调查组随后到了,好进行调查朱某胜的问题,一伙的人调查一伙的人多么可笑!

太尉镇纪委的行为是否违反《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案件检查工作条例》第26、36、45、46条的规定?太尉镇纪委及纪委书记王某兴的行为应该由谁来监督?作为太尉镇党委的赵某略书记同志恐怕指望不上了!

在朱埠口村群众举报朱某胜支部书记期间,朱埠口村群众先后25次或当面、或电话向太尉镇纪委书记王某兴同志反映情况,都被王书记找各种理由进行搪塞。

舞阳县太尉镇朱埠口村党支部书记朱某胜,依然在党支部书记位置上作威作福,对弱势群众进行无情的打压。

由此,本网工作人员前往河南省舞阳县太尉镇朱埠口村深入群众中进行调查了解。

舞阳县位于河南省中部偏南,属漯河市辖县,全县总面积777平方公里,是千年古县、革命老区县。

走进舞阳县太尉镇朱埠口村,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红色 的金属瓦屋顶,点缀在众多水泥建筑之中,辉映着党的危房改造扶贫政策的光辉。走进数家改造房住户,很明显没有住人的痕迹,院中蒿草长得有半人高,隆冬来临之际蒿草已衰败 ,透着一股萧飒气象,接连几家 危房改造户全是常年没住人了的,看来村民反映的还是实事求是的。

朱埠口村众多村民七嘴八舌向本网工作人员诉说起他们的党支部书记朱某胜的恶行来。

2017年危房改造时,上级把危房改造款每户8000元存在农户农业补贴本上,朱某胜支部书记私自把群众农业补贴本收走将钱取出,再将本归还。朱某胜为获取最大化利益,把没人居住的房屋、人已死去的房屋、户口不在家的房屋,在市里已经买房的、买车的都列为危房改造对象进行敛财,全村39户危房改造户荒芜的占大多数,而确急需房屋改造居住的,如村民张某家却得不到政策照顾。

在朱埠口村危房改平房时,朱某胜克扣村民白永坤6000元;勒索朱某修3000元;克扣朱某1500元;勒索沙某皮鞋两双价值600元、现金400元。

朱某胜将自己父母列为低保户,领取国家低保补贴,直到2018年国家清查低保对象时才取消。

朱某胜将关系户孙某卿夫妇列为低保户,孙某卿家中有楼房、大型收割机、机动车三辆,承包地400亩,并有粮库一个,2018年国家清查低保对象时才取消。

朱某胜将孙某芳列为低保户,孙某芳是县烟草局职工领着国家工资。

朱埠口村村民孙德银,常年患有疾病没有劳动能力,其妻子又患有肺癌起不了床,家中生活困难,十分符合低保条件,但朱某胜支部书记就是不给办理,并对孙德银说:“你还告我呢!若不告我早就把你低保给办了!”并唆使其他不明真相失去低保待遇的村民,以孙德银告状使他们失去低保为由,对孙德银进行人身攻击,使孙德银面子全失。

朱埠口村村民朱庆华,下肢高位截瘫,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人常年照顾,生活十分困难,低保照顾竟被朱某胜支部书记取消,朱庆华又连续申请,朱某胜就是不给办理。

2017年朱某胜以修路为名向村民收取每间房50元费用,两个自然村共计收取2万多元,而修路款是国家划拨的。

朱某胜毁坏耕地10余亩,进行幼儿园建设,建好后朱某胜父子利用权势逼迫学生家长前往村小学的幼儿园进行退款,并威胁时任校长刘某章不准再开办幼儿园。

朱某胜在村里拉帮结派把持基层政权,发展党员必是其亲信,其他优秀青年没一点机会。在2018年村两委选举中,其弄虚作假、串联拉票,玩起了二人转。

村民的述说并不能一一跃然纸上,这只是冰山一角,随着2018年3月20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并实施,朱埠口村村民正在拿起法律武器奔走在各级政法、纪检部门,誓与腐败分子斗争到底,他们的诉求必将得到解决,村霸朱某胜及其身后的保护伞必将受到党纪国法的严厉打击,朱埠口村广大群众正在翘首期盼着这一天早日到来。

对事情的发展本网将继续进行关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