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mbda创始人何晓阳–这些年IPFS都做错了什么

来源:Lambda创始人何晓阳

2018年9月,四名香港市民起诉了香港IPFS币少黄钲杰(Wong Ching-kit),他们从后者手中购买了大量FileCoin的采矿设备后,并没有得到所承诺的高额回报,受害者要求赔偿300万港币。根据SCMP的报道,这四名香港市民向警方声称,该项目是一个骗局。虽然黄钲杰否认了这些指控,但IPFS和FileCoin再次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Filecoin是不是又一个 Chandler?

在计算机领域有一本经典著作《梦断代码》,2008年由电子工业出版社出版,作者是美国的斯科特·罗森伯格(Scott Rosenberg)。他对OSAF(Open Source Applications Foundation)主持的Chandler项目进行了数年的追踪和调查,试图通过揭秘Chandler的开发过程,从而解释软件开发中存在的一些根本性的大问题。

《梦断代码》讲了这样一个故事:一群非常有经验的代码大牛,在先进软件开发模式的指导下,在没有任何资金压力的情况下,在更多技术大牛的带领下,原计划用一到两年的时间,开发出一个备受期待和令人瞩目的个人信息管理软件(PIM);烧掉了800万美金,耗时七年之久才算勉强完成。但较遗憾的是,这套软件已经毫无用处,没有任何价值了。

这本书只讲了一件事,也是讲了千百件事;只写了一个软件的故事,也是写千百个软件的故事;只写了一群人,其实也是写了千百万人。我们相信,任何一个在软件领域稍有经验的技术人员看完本书,必会掩卷长叹:做软件真的很难。甚至可以说,软件是我们人类自以为最有把握搞定的技术,实则是最难掌控的技术。

如果,你对IPFS和FileCoin项目足够了解,可能你会发现,他们已经陷入和Chandler一样的困境。从2014年开始,该项目的白皮书已经更换了3个版本,而且被称之为「区块链灵魂」的共识算法也一直在不断改变,从类PoW改到类似Argorand,包括FileCoin的发布也是遥遥无期。

我们不禁追问,是什么导致了这一切?可能导致Chandler失败的原因,在IPFS和FileCoin项目上再次上演,而且几乎是完全一样。

我们从Chandler项目中学到了哪些宝贵教训?

  • 做事的动力

无论做什么事情,必须先有长远的目标和坚持的动力,只有这样,最终的结果才能得到保证,软件开发也是如此。我们的目标是什么?我们想要做一个什么样的软件,预期效果是什么样,预期的花费(包括时间和资金)大概是多少,软件推广之后,用什么方式去盈利,以及大概能够挣多少钱等等。所有这些在开始之前,都必须要考虑清楚;不然付出了无数辛苦和忙碌,却得到电脑中一堆无用的代码,就跟Chandler一样。

如果一个项目,完全都不知道自己做到了何种程度,那么做起事来就完全没有动力,如此下去就是一个恶性循环。2017年,IPFS在ICO时拿到了2.5亿美元。这个仅有数十人的团队,完全过上了财务自由的生活,完全失去了继续研发软件的动力,完全失去了早期艰苦创业时探索区块链存储技术的那份初心。而香港的起诉事件,可能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始。

  • 认真负责的态度

无论做什么事情,负责是最基本的要求,我们要时刻保持对自己所做事情的尊重。对其负责,不仅仅是做事的态度,同时也是做人的态度。在《Hard Drive》这本书中,讲到了这样一个故事:

由于Windows系统一再拖延,比尔盖茨最后跟史蒂夫·鲍尔默说:「如果今年下雪之前Windows还没出来,你就别在这儿干了。」 书中没有详细讲,史蒂夫·鲍尔默回头跟他的团队讲了什么,但是第二天,一个员工背着睡袋进驻了办公室。很多年以后,Windows Vista 也经历了很长时间的拖延。在又一次宣布拖延之后,人们发现Windows团队中一个赫赫有名的VP已经卷铺盖走人了。

我们回过头来看,在Chandler项目长达7年的拖延中,有没有发生过任何一位项目管理者引咎辞职的事情? 好像没有。所有人都存在这种侥幸心理,一次不负责,便会有下一次的不负责,同时还会有下下次;如果员工或者某个项目负责人不接受惩罚,便会一直如此,不会做出任何改变,所以最终必然走向失败。从这个角度而言,培养负责的态度和精神,也是我们做出业绩的基本要求。

而FileCoin经历了多次白皮书的更改,以及FileCoin V1设计的失败,我们都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人为此而负责,那么如何来赢得用户的信任呢?

  • 团队和用户之间的交流

不仅是《梦断代码》这一本书,很多写软件工程的书都重点提到这一点:一个人写出一款牛逼软件的英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的项目都是团队协同开发,所以开发过程中的交流就显得极为重要。我们可以通过开会、微信、钉钉等各种手段讨论编码规范,讨论如何进行更进一步的迭代开发。更重要的是,我们只有跟用户不断进行交流,才能更加清楚用户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团队也才能知道自己的成果是否被用户所接受。

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今天,敏捷和迭代开发已经成为主流,而FileCoin拒绝向社区提供关于代码的任何开源进展,这无疑是一个失败的策略,也必然会让早期支持他们的用户失望。

WHYIPFS项目会陷入困顿

前文我们通过分析Chandler,总结了一些软件项目容易陷入困顿的原因。接下来,我们再将这些原因进行深挖,看看IPFS和FileCoin为何会陷入如此困境…

  • 目标过大,迷失方向

目标过大,在行进时找不到方向,犹如蒙着双眼射击移动靶

我们统计了IPFS和FileCoin的Repo和Member数据,其结果如下:

  • github.com/ipfs/ipfs 235 Repo, 45 Member
  • github.com/libp2p 149 Repo , 20 Member
  • github.com/ipfs-shipyar 81 Repo, 11 Member

可以明显看到,我们眼中这三个非常巨大的项目,目前只有数十人参与开发,而且很多人是同时参与了这三个项目。我们对比其他的开源项目,已经IPO的Elastic有270个Repo,有133个Member,而其中主要项目ElastiSearch有1133个Contributors。

  • 贪多必失,难分主次

一开始就想要太多东西,分不清轻重缓急,不知如何取舍。IPFS和FileCoin试图通过这一项目解决包括P2P网络、分布式文件系统、Web服务和区块链等一切问题,完全不切合实际。

另外,IPFS和FileCoin还做了一个包管理工具GX。所有这些规划,都让整个项目变得难如登天。更令人诧异的是,从一开始,这些目标就是平行推进,完全没有重要和次要的区别。连基本的马克思主义哲学都搞不懂,如何搞定项目开发?

  • 没有可行的计划和远见

IPFS和Filecoin还缺少技术远见,Go-IPFS、JS-IPFS、RUST-P2P 等等, 这些都是在重复发明和制造各种轮子,而不是复用已经现有的成熟技术。比如说,早在2013年Mozilla就已经提出了ASM.js规范;2015年6月,就已经出现了WASM,而这些都是完全没有必要重新编写的。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是, FileCoin团队使用各种技术手段,反复造轮子,并且毫无计划可言。

  • 团队及技术架构存疑

经过细致分析,我们认为,截止到目前为止,以下问题IPFS和FileCoin依然没有找到解决办法:

  • 内容寻址机制能否承载大数据量存疑。在实际使用中,IPFS需要极大的延迟进行内容寻址,之后才能流畅地进行数据的传输。而「数据获取时间 = 寻址时间 + 数据传输时间」。寻址时间无论是通过DHT还是Coral DSHT机制,必然都会很长。
  • 区块交换,BitsWap是一个基于ML的结构,如何决定哪些数据块是需要的?

1. 优化策略仍在开发

2. 执行的结果 = 优化策略(数据依据),单一节点进行优化的依据有限, 数据特征过少

3. 通过基于账本的结构,额外带来账本的存储与传输问题

另外,IPFS和FileCoin还存在以下几个问题:

  • 沟通低效:各种协作工具带来繁重负担,反复扯皮的技术讨论
  • 自以为是的协作模式
  • 乐于磨斧头,胜过项目的目标

更美好的远景是什么

在互联网和软件的世界里,小而美应该是我们追求的目标,很多成功的区块链项目已经印证了这个观点,项目的目标应该和团队的能力成正比,那么一个好的软件开发图景应该是怎样的呢?

  • 尽量小的目标,贴近根本的需求,专注于单一的功能,像WiKi、Blogger、 Flickr、BaseCamp这些优秀的公司学习。比如以Basecamp为例,这个成员遍布在全世界各个角落的小团队,是全球最为知名的SaaS公司之一,全球有数百万用户通过BaseCamp软件进行写作,BaseCamp很早就实现了盈利,而且团队全部远程办公,并且将自己的软件开发理念和远程办公理念写成了两本畅销的书籍;
  • 打造尽量小的团队,减少沟通的成本,降低协作的难度;
  • 花费尽量少的时间,选择最稳妥可行的技术,致力于解决最根本的目标

以上所有这些点,我们在Lambda项目上得到了彻底的贯彻。作为区块链存储领域的一匹「黑马」,Lambda从一开始就设定了精确的目标和合理的研发路径,同时保证了快速的迭代与更新。

Lambda创始团队坚信区块链存储系统的核心矛盾,也就是数据的完整性证明,所以对这个方向进行了大量的、深入的研究,并于2018年11月份首次在全球实现PoST时空证明算法,目前核心代码已经在GitHub上开源。这意味着,我们仅用一年左右的时间就赶上了IPFS三年的进度。而近期,我们即将实现超越。

软件本质的复杂性在哪里

正如前文所说的那样,软件是我们人类自以为最有把握搞定的技术,实则是最难掌控的技术。导致这一问题主要是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 计算机严格精密的逻辑性和人类并不精密的逻辑之间的矛盾;另一方面,如果你读过尤瓦尔·赫拉利的《人类简史》就知道,我们智人之所以能够成为地球的主宰,核心原因就是我们的沟通与协作不断优化。但是我们也必须意识到,人与人之间,沟通协作的障碍也一直存在并长期存在。

2004年6月,《Linux时报》发表了一篇对Linux「仁君」林纳斯·本纳第克特·托瓦兹(Linus Benedict Torvalds)的采访,我把这段对话作为结语送给大家。

记者问他, 「您对那些刚开始做大型开源项目的人有何建议」?托瓦兹作答:「别做大项目。从小项目开始,而且永远不要期望它变大。 如果这么想,就会做过度设计,把它想象得过于重要。 更坏的情况是,你可能会被自己想象中的艰难工作所吓倒」。

所以做软件要从小处起步,着力考虑细节, 别去想大的图景和好的设计。如果项目没解决某些眼前的需求,多半就是被过度设计了。 「别指望在短时间内取得大成就」,托瓦兹宣称,「我致力于研究Linux长达13年之久,估计后面还得花上好多时间。如果我一早就妄想做个大东西,可能现在还没动手呢」…

写在最后

正值IPFS在国内如日中天,海神社区借Lambda创始人何晓阳的文章,给这个价值千亿美金的项目浇了一小盆冷水。作为一家有严谨理智的科技公司,海神社区不仅要对投资人市场负责,也要对自己的用户负责。最近币圈IEO的兴起,带动一波短暂的小牛市行情。

但除了少数发财狂欢,币世界、ZG.TOP以及宝二爷事件,不得不让人小心翼翼。海神社区衷心希望每一位用户都能抢占IPFS第一波红利, 但就目前IPFS火爆景象看,海神认为:我们需要的是克制、理智和分辨的智慧,毕竟不割韭菜的项目如同稀世明珠,有幸遇到也并一定把我得住。

海神社区主办节点云算IPFS分享会

5月11日在宝安区航城信息港A2-201举行

开启云算力挖矿新篇章···想深入了解IPFS行业内幕,了解IPFS国内行情,了解如何最高效IPFS挖矿,欢迎海神社区的伙伴分享交流

更多信息:关注IPFS海神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