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数字货币谈论到价值焦虑

近日,以456.7888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154.03万元)拍下2019年巴菲特慈善午餐的,是一位中国的90后——孙宇晨。是一位数字货币的创业成功者。

6月4日凌晨,波场TRON创始人孙宇晨在其社交媒体账号上正式宣布,自己以创纪录的价格赢得了第20届巴菲特慈善午餐拍卖。

比特币的诞生是数字货币的标志

当你意识到比特币诞生已经超过十年的时候,数字货币早就不是新鲜事物了。比特币诞生于 2009 年 1 月 3 日,中本聪在制作了比特币世界的第一个创世区块 Genesis Block 后,就没有再露面了。之后的9年里,比特币的价值增长超过 100 万倍,并在 2017 年 12 月接近 2 万美元后回落,2019年6月23日北京时间上午7:33分再度突破1万美元。看到这些就不难理解那位九零后的孙宇晨为何如此财大气粗拍下巴菲特午餐,数字货币如此赚钱,一顿午餐洒洒水啦。比特币的诞生将数字货币的概念带入人们的视野,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在随后的几年时间里,数字货币获得了井喷式的增长,到今天已经达到了3000多种,但随之而来的问题也是多如牛毛,最核心的问题就是人们对于数字货币存在着价值焦虑,即这个东西到底对于问哦们有没有价值?

我们大多数人对于货币的概念都很熟悉,在我们传统的教科书上货币被定义为一般等价物,作为衡量价值的基础,那么同为货币名称的数字货币是怎么一回事呢?我们以数字货币的一代目比特币为例,数字货币的基础在于算力,算力大小决定货币的价值,可能听起来比较复杂,其实跟传统货币的价值确认方式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都是一种确认价值的表现形式。

数字货币概貌图

数字货币的价值焦虑来源主要有两个方面,第一个是数字货币并不像传统货币那样看得见摸得着,比如说小编中午口渴了去便利店买水喝,那么我付给老板相应的价格就可以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这是价值的直观体现,但是数字货币目前并不能做到这一点。第二点在于数字货币的不稳定性,现实的货币系统都已经相当完善,货币依靠国家的经济支撑,可以保证安全性和相对稳定,但是数字货币依托的是虚拟数字网络和计算设备,这就极大地增加了它的风险波动。数字货币需要一个算力去维护它的稳定性。当我们越是多的使用它,我们需要的算力也就越多。当实际上的算力总是很大的时候,代表着这个系统的高度稳定性,不易受到攻击。这和传统货币抗拒风险的方式有一定的相似之处,国家经济总量越大,经济基础和经济结构越健康,货币风险越小。

数字货币仍存疑虑

我们可以以比特币为例。比特币主要是用工作量证明去维护比特币网络的稳定,也就是记账不被篡改。以今天比特币的算力来说,要冲击它需要多大的代价呢?据估算大约是几十亿美元,还不一定能够成功。也就是说比特币的稳定性还是可以的,但是也只是相对而言,传统货币尚且会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数字货币这种体量在危机应对上根本不够看。

数字货币的价值焦虑从本质上来说是价值概念的混乱,从本质上来说,货币的基础在于广泛的认同,即公信力,无论是真实货币还是数字货币,说的更简单一点,就是获得了一定体量人群认同的,即为有价值。数字货币的价值焦虑源于没有获得足够社会体量的认同,也就没有了广泛的公信力。

今天的币圈,陷入了挖坑设盘的怪圈,局外人总觉得自己会是收割者,最后都成了盘子里的韭菜任人宰割,受益的永远是庄家,这也是孙宇晨在炫耀自己财富的时候,被王小川等大佬呲之以鼻的原因,因为数字货币目前的价值只体现在设盘割韭菜为投机者赚取财富上,而在体现货币的基本交易功能和经济工具作用上无所作为。

所以作为普通人,数字货币只适合了解作为谈资,至于深入其中或者投资都需要足够的实力和眼光,不要一味羡慕大佬们的千里江山,却看不到深埋地下的累累白骨。

(本文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