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云算力 | IPFS官方团队亲赴中国,将有大事发生···

今年国内的IPFS生态格外热闹。从年初到现在,ORA上所、yottachain上所、lambda上所、DIS崩盘、CAI崩盘、BHD即将崩盘……

还有各种挂着不同定位、依托不同资源、怀有不同目的的各种类IPFS项目纷纷排队在发币上所的路上。

IPFS矿机商、IPFS仿盘(模仿IPFS的项目)、IPFS应用等等各类牛鬼蛇神开始纷纷扯断底线、丢弃节操,上拉高官站台、下面狂割韭菜,内有明争暗斗、外有欺瞒哄骗。

好好的一场工信部牵头的IPFS生态大会,硬生生被从业者闹成了一个传销大会。就连前段时间远在欧洲巴塞罗那的IPFS夏令营也没有幸免,一群不懂技术的中国人跑去远在欧洲的会场蹭红毯,只为拍张合影回国哄骗人傻钱多的自家兄弟。

过几天IPFS官方协议实验室团队竟然破天荒地要派两位成员亲来中国,而且是受某家矿机商之邀请出席活动,这更是把IPFS国内生态和舆论搅了一个沸沸扬扬。

根据同为区块链极端信仰者大刘在《三体》里阐释的“接触符号理论”:与外星文明的接触,只是一个符号或开关,无论其内容、方向、真假如何,将产生相同的效应。

这种接触一旦发生,地球文明内部的差异将因为心理和文化透镜被急剧放大,后果可能是灾难性的。

而在一个把IPFS当作神教一样存在的国内市场,每一次所谓与IPFS官方团队的接触,都会像与外星人接触一样,引发市场心理的涟漪和狂浪。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团队,无论是真是假,都要装作一不小心或颇具用心的向市场透露自己与官方团队的合影、参会直播、邮件往来甚至直接宣传自己为IPFS亚太总裁、亚太唯一指定联系人之类明抢直骗。

如果说以上这些都还是国内从业者主动热脸去贴冷屁股,那么今年的两次IPFS官方团队主动出击,更是给市场打了两针狂效兴奋剂。

一次是年初4月10日IPFS官方团队受方得社区的邀请,创始人胡安针对峰会发送了两段祝福视频和分享视频;另一件就是IPFS团队成员参加国内矿机商星际大陆举办的交流会。

这样的两次主动接触,会被国内市场的微妙心理无限期的放大,对整个市场的公平公正有着极大的破坏。

如果说官方与方得社区的接触是因为社区本身的定位和属性就是科普和布道,危害较小。所以当时没有引起其他从业者的恐慌。

那么这次官方直接参加矿机厂商的会议即便只是放出了消息,也已经造成了市场上极端的不平等。

据说某矿机商的机器不仅突然大卖,而且还要在会议那天开始涨价大卖。15天回本这样的无稽之谈也因为有了官方站台的原因迷惑了大量的无知投资者。

不过,这些都不是我今天想说的重点。我想说的是对中国市场一向谨小慎微的IPFS官方,为何突然之间以这种不计后果的方式主动与中国市场进行接触。

这背后必然有一些深层次的原因值得我们探讨。细细想之,应该主要是以下几点:

从IPFS官方自身需求来看

1.

目前Filecoin项目进度从以技术攻坚和工程实现为核心任务,正转变为组网测试、性能优化为核心任务。如果说在此之前Filecoin只需要安静的闭门造车,那么现在是该把车拉到马路上遛遛了。

这个阶段需要大量的矿工、用户和合作方的积极参与,中国市场是IPFS的最佳选择,没有之一;所以就算是某些矿机商不择手段的在开发网上作弊攻击,官方也只能忍了。

2.

Filecoin的共识机制和经济模型,决定了Filecoin网络像IOTA网络一样,必须达到一定的网络规模,才能确保主网上线后的安全。

如果太高冷,很可能会面临像曾经的神级项目IOTA一样的结局,因为网络规模难以短期内达到安全临界线以上,而导致极容易被攻击或不够去中心化,进一步限制用户、矿工等生态参与者接入网络的意愿。

如此恶性循环,就算有再完美的数学证明和再漂亮的代码实现,也只能恨生不逢时。Filecoin想短期内达到网络安全临界规模,除了依靠中国市场,也别无选择。

3.

Filecoin是一个以面向未来和落地应用为主标签的底层项目,如果上线后无法广泛的和5G、大数据、云服务等领域的公司建立合作,光靠那点去中心化的灰色应用空间根本撑不起Filecoin的市值。

而且Filecoin作为一个在SEC严格监管下的项目,所谓的拉盘、市值管理都是不能碰的红线,所以也不可能通过像其他项目一样无节操无底线的控盘去忽悠更多韭菜接盘。

而放眼世界,最广泛的5G覆盖、最海量的数据存储需求、最大的云服务付费市场、最容易接受新技术新范式的目标用户群,都在中国。

综上,只要IPFS想走出实验室面向残酷的市场,最好的方式就是和中国的从业者们合作,即便再不情愿也要尽早面对未知和恐惧,这就是成长的代价。

另一方面,我们从IPFS官方所面临的外部挑战来看:

1.

国内IPFS生态里的欺诈、资金盘、仿盘模式币层出不穷、愈演愈烈,CAI、DIS、BHD这样的资金盘项目将陆续崩盘,其卷入金额之大,已经引起了国内监管层面的警觉,再按照这种节奏下去,IPFS可能会在国内提前遭遇严厉监管,并且这种监管会导致IPFS无法在中国市场上获得前文所述的足够多的支持;

2.

国内国外yottachain、lambda、BTFS、ORA这样的项目越来越多,都宣称对标IPFS、超越IPFS、取代IPFS或者补充IPFS。

无论这些项目是真有足够硬核的技术去挑战IPFS,还是像孙某晨那样完全不知脸为何物的准备直接全盘抄袭IPFS的全部代码再插上用自己那分文不值的节操和韭菜前仆后继的资金做成的超级翅膀对IPFS进行绝地反杀。

这些项目的存在,都是潜在的对IPFS市场共识的威胁。共识一旦被分化,便很难汇聚成一片足够托得起Filecoin这艘巨轮的汪洋大海。

3.

IPFS开发团队几乎都是外国人,对中国的市场情况、用户习惯、商业规则、监管态度、网络环境等都不熟悉,很可能会导致IPFS在国内出现水土不服的尴尬。

即便是IPFS团队赖以为生的技术优势,也可能遭遇生于淮北的惨淡结局。

例如NAT穿透的问题,国外用户的网络环境,大多是公网IP,最多也就是一层NAT,而中国由于IP少用户多的极端失衡的供需现状,国内用户大多数为多层NAT的网络环境,且各种厂商的路由器设备其NAT类型、端口映射的方式都各有一套。

导致去年年底时IPFS团队不得不推出Auto-NAT的功能以解决中国的穿透问题。

而同样作为硬核技术派的SoFa-Network(虫洞网络),经过中国用户的实际测试,其NAT穿透率高达99.9%以上且属于完全去中心化的P2P网络,不依赖任何中继节点,这样的穿透技术可以说是碾压IPFS的存在。

综上,伴随着IPFS的面纱逐渐揭开,IPFS官方团队面临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来自天上的监管、来自地面的共识之争、来自技术内核釜底抽薪式的挑战,是所有披着贵族甲冑、高高在上的明星项目在落地时都会遭遇的命运捉弄。

来源:IPFS研究院

因为当技术没有落地的时候,人们都是抬起头仰望其璀璨夺目的光环;当技术要落地的时候,人们只会在乎使用成本、使用体验、使用收益这些柴米油盐、斤斤计较的功利现实。

所以,这次IPFS官方能够派成员亲自踏上中国的土地、亲身沐浴中国改革开放的春风历久弥新、亲耳听一听中国市场和中国从业者的所思所想,我认为是IPFS团队迈出来的最了不起的一小步,也是IPFS想要实现技术理想必须迈出的一小步。

我也真诚的希望并努力促成IPFS官方团队能够利用好此次机会和中国国内一直以来自发组织、持续付出、耐心坚持的从业者和爱好者们来一场Face to Face 的双向沟通和公开对话。让中美优秀项目的交流不再被垄断、猜疑、曲解和利用。

我更加希望看到,有更多的外国优秀项目能够像IPFS团队一样,勇敢地迈出这一小步,把天才的灵感、优秀的技术、勇敢的创新带到中国来,而不要像Status、兰花协议等曾经名噪一时的外国明星天才项目那样,从中国带走天量融资却只把等待和失望留下。

恐惧只会放大恐惧,猜疑只能加深猜疑,只有无障碍的交流,才能祛除黑暗森林里的迷雾。

字节云算力·高收益算力服务平台